朱云来:当局不能所有的企业都去“救”

  凤凰网财经11月20日讯 金融专业人士朱云来在论坛上表示经过了长时间的发展我们现在有了一个相当的基础有了这个基础我们更需要有策略地来发展不必那么焦急。  凤凰网财经11月20日讯 金融专业人士朱云来在论坛上表示经过了长时间的发展我们现在有了一个相当的基础有了这个基础我们更需要有策略地来发展不必那么焦急。

  如果做得太快有些东西做得就会有问题对未来也会产生风险有时候需要的是以退为进。
  朱云来举例称如果你一个经济体里你要想所有生产单位都去救即便它的经营有问题你还是去救那这样不但别国把它做好而且把它本来做好的也拉下来了。所以我们还是需要综合辩证考虑还是要由市场来决定经济的走向。
  谈到这里现场主持人提问朱云来我忍不住追问一下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地救是说的民企吗?
  朱云来回答称这跟企业性质没关系。过去你做的错误的投资决策使你变得很困难当局再拿钱来救救了你为什么不救别人?这样经济本身就不正直无私了。而且给了钱要是能救就好了问题是你给了钱以后呢?既然我做错了你还能给我钱救那我再做错了不还是给我钱吗?这不也变成了一种获利的方式了吗?
  朱云来:其实我是别国系统准备过想讲什么更有意思的应该是大家对问题的讨论既然要开个场我就简单说两句感受。

  四十年来中国改革开放、经济发展一路走来跌跌撞撞、不断地学习、不断地进步。

  有两个做法一是市场化我们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折的一个过程市场化带着我们整个经济转型甚至是社会的转型发展。二是国际化不断要让我们跟世界接轨大家同在一个地球上总要有交往。

  为什么要开放?你别国开放你就缺乏新思想你就别国比较你就很容易闭塞很容易固步自封。正是原由开放就会经常激发你去比较你去发现发现你的缺点发现别人的长处同时在比较之中也会发现我们自己的长处。需要改进的地方你就去改进这就是改革。如果不开放、不改革一个社会保持系统的进步应该是很难的。我们总体的基本方向市场化和国际化起码从我们经济发展和经济学规律角度来讲也是准确的。

  
  现在面临的问题还是要追赶世界我们在经济总量上有了很大的进步但是我们的科技水平还是有很多的欠缺我们还是应该像当年那样开放才能出国留学系统地向先进国家学习先进的科技。但我们还别国自己的操作系统我们还别国自己的芯片制造芯片所需要用的设备还有芯片后面所需要用的材料所以我们做得还远远不够。如果我们做一个科技审计我们现在到底先进到什么程度了?我们比一般的发展中国家已经进步了很多但真实的科技含量和科技水平扎扎实实到底到了哪儿了我们也可以自我检查一下这样有利于建立新的发展方向确认我们一定能够做到我们应该能做的事情。

  
  现在的发展也有一个基本的思路问题现在国家提出我们宁愿要高质量的增长不一定要高速的增长如果有机会增长果然可以这实际上是客观规律首先还是要注重质量。有质量的发展长久发展才有意义。同时也存在发展风险问题如果发展质量不好即便是非常快速的发展将来一定是问题将来一定是风险。所以要有辩证思维要有一种平衡。
  原由中国几千年历史中国曾经一直很巨大一些西方研究也表示了同样的一些观点但是自从1840年以后中国迅速被现代工业化国家打败。

  究其原因中国过去是巨大但巨大是在农业时代农业时代的核心最要紧的就是规模原由中国有这么大的一块耕地这么大的一块平原加上中央集权等等所以农业时代中国非常巨大。但一旦工业时代来临原由你自己固步自封你虽然很巨大但也一下子就被打败了现在我们还在追赶。
  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发展我们现在有了一个相当的基础有了这个基础我们更需要有策略地来发展不必那么焦急。

  如果你做得太快有些东西做得有问题他对未来也会产生风险有时候需要的是以退为进如果你一个经济体里你要想所有生产单位都去救他的经营有问题你还是去救这样不但别国把他做好把他本来做好的也拉下来了。还是需要综合辩证考虑还是要由市场来决定经济的走向。
  钟正生:我忍不住追问一下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地救是民企吗?
  朱云来:跟性质没关系竞争中性不管你是什么企业你只要正当地经营。

  关键是你是不是有盈利能力?过去你做的错误的投资决策使你变得很困难当局再拿钱来救救了你为什么不救别人?这样经济本身就不正直无私了关键是给了钱要是能救就好了问题是你给了钱以后呢?既然我做错了你还能给我钱救那我再做错了不还是给我钱吗?这不也变成了一种获利的方式了吗?
  钟正生:还是要竞争中性。 延伸阅读顾雏军:我想对贪官污吏说 不能原由我不贿赂就抓我下狱《中国经济周刊》2018-12-29格力被判赔美的50万 家电企业竞争转向专利战技术战大洋网-广州日报2018-12-27银行从业者回顾2018:竞争激烈、优质企业难寻经济观察报2018-12-24为避免工人失业 法国当局或暂且接管福特工厂新华社2018-12-24捷克当局纠正针对华为手机的错误做法新华社2018-12-23再次强调“房住不炒” 赋予地方当局更多自主权证券时报2018-12-22 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