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万东家3000万打工者,谁创造了广东?

这里诞生了中国第一批“个体户”;40年后,这里孕育出的是腾讯、华为、碧桂园等千亿级巨头。这里诞生了中国第一批“个体户”;40年后,这里孕育出的是腾讯、华为、碧桂园等千亿级巨头。无论是饮改革开放头啖汤的“冒险家”,还是为了转折生活的农民工,或是心怀梦想的有志青年,“南下广东”成为了几代中国人共同选择……011980年底,一封从广州寄往国务院的挂号信,让高德良的妻子起初了长达几个月不思茶饭的日子。

  这封信的撰写人正是广州首批个体户之一高德良。他所经营的“周生记太爷鸡”因为味道鲜美大受招待,正筹划着扩大规模,但当时的规定是,雇佣超过7人,就算是资本家剥削。

▲当时关于高德良和“周生记太爷鸡”的报道。图/《新快报》那个时代,干个体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甚至时常受到来自各方歧视。无论是高第街上卖衣服的小档主,还是像高德良一样放弃“铁饭碗”下海的小商户,最怕的不是工商部门的查处,也不是税收部门的盘问,而是“被熟人认出”。

  但就是这样一个“不光彩”的个体户,居然敢上书中央,还敢“八问个体户有他国前途”,这不得不让旁人为他捏一把汗。高的上书轰动一时,却不测得到了中央领导的注重。几年后,高德良与邓小平同时入选《时代》周刊评选的风云人物。

▲1984年《广东画报》版面。图/《新快报》高德良之后,靠着“第一笔风投”——铝锅创业的容志仁、第一个“万元户”谢仲余等“先锋个体户”起初频繁地见诸于各大新闻报刊。

  90年代初,越来越多的个体户将生意越做越大,成为了需要同时管理几十甚至几百号工人的“东家”。

  虽然只是卖个早点、修个鞋、理个发,但这些人很多成为了后来让人羡慕的“万元户”。

▲深圳第一家“三来一补”(“来料加工”“来料装配”“来样加工”和“补偿贸易”的简称)企业作业场景。图/网络同时,这股风也吹进了更多有志青年的心中,这其中,就有大家熟知的马化腾、王石、任正非……021981年某个深夜,东莞太平手袋厂第三任厂长唐志平还在督促工人加班加点完成订单,计件工资制度让工人们干劲十足,也让其他厂的工人羡慕苟求。

  就在这一年,这家编号为“粤字001”的“三来一补”(指来料加工、来样加工、来件装配和补偿贸易企业)企业终于还清了由香港商人张子弥出资的设备费,成为了拥有自主经营权的企业。

▲东莞太平手袋厂旧照。图/《广州日报》

▲东莞太平手袋厂车间内,女工正在生产。图/赖泓佑与此同时,从港台、东南亚等地涌入的“三来一补”企业也在东莞、深圳等地快速地生根发芽。

  以顺德大进制衣厂、深圳骏达制造等大型制造业为代表的企业不仅给原本封闭的小城市带来了丰沛的外贸资源、现代化的工厂流水线,更提供了大量的就业岗位。

▲为减小改革阻力,中央决定在偏远的沿海地区建立经济特区,进行试点。在深圳,市场化的政策,吸引了大批的资本和劳动力涌入,“深圳速度”令全世界侧目。图/千字文化一直到90年代,港台制造企业、it企业向珠三角大举迁移,这是广东民营经济发展的一个黄金时期。

  因为生产线的不断扩张,越来越多的工厂起初跨省招工。几倍于务农的高收入,吸引了大批从湖南、四川、贵州等地赶来的“农民工”。他们背着硕大的行囊,源源不断地从火车站、汽车站涌入深圳、广州、东莞等城市。私营企业的勃发,出现大量的用工缺口,这为农村人口进入城市撕开了一道口子。如果说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让农民吃饱了饭,那么农村人口进城务工,则起初让农村家庭摆脱贫困,也为底层张开一个上升通道,中国社会缓慢地向开放社会转型。

  一时之间成为了“致富”的代名词。

  当时,大江南北甚至还流传着一句顺口溜——“东南西北中,发财到广东”。

▲1982年,特区口号“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一经推出,引发“姓资姓社”的轩然大波。直到1984年邓小平亲自肯定,争议才得以平息。图/网络031998年,席卷亚洲的金融风暴并他国反对胡小燕远离贫穷的家乡,赢利转折一家人命运的决心。为了几百块工资,她坐了38个小时绿皮火车,从四川老家来到佛山。

  事实上,胡小燕并不知道金融风暴为何物。她只知道,尽管大量工厂处于停产状态,但这还是挡不住紧闭的工厂大门外,那几百双和她一样渴望进厂的眼睛。

▲胡小燕在工厂。图/封面新闻她更不会想到,十年后,她成为首批农民工全国人大代表,站在人民大会堂,代表她背后的三千万农民工兄弟姐妹发言。来到佛山的第二年,胡小燕顺利在一家陶瓷厂找到了工作。

  在这个工厂里,胡小燕遇到了许多“老熟人”,他们有的从90年代初便到广东打拼:深圳的富士康电子厂、东莞的太平服装厂、广州的流花宾馆……都留下过老乡们拼搏的身影。

▲2008年3月14日,十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来自广东的全国人大代表胡小燕。图/中国新闻网90年代末,广东的外来务工人员突破千万。广州、深圳、东莞等地的城中村里,河南烩面、重庆麻辣烫、柳州螺蛳粉等“外地美食”起初火爆起来,随父母从老家来到广东的孩子们,操着不同的方言在村口祠堂嬉戏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