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车企业扎堆,共享汽车应吸取哪些教导

依靠规模效应抢占市场份额,那就得重视防范资源蹂躏等问题再出现。依靠规模效应抢占市场份额,那就得重视防范资源蹂躏等问题再出现。
  共享单车狂欢过后一地鸡毛,大量废弃的单车沦为无人管理的垃圾,许多城市出现了共享单车坟场。

  单车坟场的背后是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等资源的蹂躏:制造单车需要钢铁、橡胶等各种原材料,如今成为一堆废铁,这是对自然资源的极大蹂躏;生产单车时需要人工成本,如今对其进行回收,还得支出搬运、维修、再利用的人力成本。 
  上周五,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汽车频道发表《跃跃御市:资本疯狂杀入,共享汽车会重蹈共享单车覆辙吗》后,受到一定关注,也引发业界内外对于共享汽车未来应该吸取共享单车哪些教导的议论。

  

共享汽车 王跃跃 摄
  事实上,在共享单车企业崛起的这几年,众多陷入低谷的矛盾车制造厂也曾重获新生。过去1000辆车的生产订单就是大单了,但共享单车一出手便是几万辆,有报道称,在共享单车最为火爆的时候,以矛盾车为要紧产业的天津武清区王庆坨镇,每天都有数千辆共享单车发往全国各地。

  更为引人关注的是,狂欢过后的一地鸡毛:不少共享单车企业原因资金链危机而倒闭,之后,大量废弃的单车沦为无人管理的垃圾;存活下来的企业,在面对回收费用比新车造价还高的故障车辆时,选择一弃了之,或是简单地交由回收公司处理;于是,许多城市出现了共享单车坟场。

  
  单车坟场的背后是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等资源的蹂躏,关注、研究中国汽车产业发展30多年的资深汽车专家赵岩分析指出,制造单车需要钢铁、橡胶等各种原材料,如今成为一堆废铁,这是对自然资源的极大蹂躏;生产单车时需要人工成本,如今对其进行回收,还得支出搬运、维修、再利用的人力成本。
  采访中,有业内不具姓名的专家坦言,共享其实是一种模式,它的本质在于提高效率。

  在他看来,共享单车重资产的发展模式,已经造成了强盛的资源蹂躏和环境污染,这是共享经济都需要吸取的教导。
  聚焦共享汽车市场,目前正是风起云涌之时。面对这一格局尚未清晰的市场,各方势力纷纷入局跑马圈地,企图抢占先发优势。有数据展示,截至2017年底,共享汽车领域的注册企业约370家;另据业内不完全统计展示,截止2018年中,全国注册的分时租赁企业已经超过400家。

  
  不过,未来的市场格局还将由汽车投放量来决定。为此,共享汽车企业纷纷发布投放计划。滴滴出行计划到2020年将投放100万辆电动车。而这强盛的投放量,则依靠北汽新能源、比亚迪、长安汽车、东风乘用车、东风悦达起亚、华泰汽车、江淮、吉利、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奇瑞、中国一汽、众泰新能源等12家造车企业的撑持。
  在为他人做嫁衣的同时,传统汽车企业也积极在共享汽车市场布局。

  截止目前,包括一汽、上汽、北汽、长安、吉利、戴姆勒、宝马、福特、通用、捷豹路虎、丰田等近30家整车厂入驻共享出行领域。上汽集团旗下电动汽车分时租赁品牌evcard,计划到2020年进入100个以上城市、投入30万辆新能源车。
  另外,在声势浩大的造车新势力中,也有不少企业发布了共享出行业务。今年4月,威马汽车与海南省交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签约成立合资公司,计划于三年内在海南全省投放2000辆新能源汽车,推动基于旅游业务的共享出行服务。

  
  扎堆入场。在原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赵英看来,依靠规模效应抢占市场份额,那就得重视防范资源蹂躏等问题再出现,赵岩强调指出,汽车的产业链比矛盾车要长的多,复杂的多;影响的范围也将会更大。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记者王跃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