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培勇:我们可以选择什么样的减税降费?

  经过一段观察我发现虽然大家对减税降费的呼声很高议论的氛围非常热烈。  经过一段观察我发现虽然大家对减税降费的呼声很高议论的氛围非常热烈。但是大家所讨论的减税降费不是一回事都在自说自话。

  我认为首先应当勾勒出大家心中减税降费的蓝图所以使用了我们可以选择什么样的减税降费?这一标题。
  把减税降费落到实处要对降税降费进行精准的分析这一定是建立在专业的基础上。因此把减税降费从口号变成实际的行动必须要回答五个问题:第一为什么减税降费?第二给谁减税降费?第三减降什么税费?第四拿什么支持减税降费?第五以什么途径减税降费? 这五个问题是大家讨论减税降费问题时绕不开的。
  在过去这五个问题的答案是明确的原因我们有一套成熟的理论和一套经过若干次实践检验的经验来支持。传统意义上的减税降费是在积极的财政政策之下实行的彼时积极就等于扩张积极的财政政策具有减税降费、扩大支付、增列赤字三个行动线索。但我认为这些都是基于高速度增长阶段和需求管理政策而描绘的减税降费的路线图。

  
  但是现在宏观环境发生变化考察减税降费的维度从单一变为双元。10月3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政治局会议上提到我们要坚持新发展理念、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高质量发展这些战略决策。

  这三个方面的概念或者基本的理论判断都是对应以往的政策的新发展理念是区别于旧发展理念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区别于需求管理政策高质量发展是区别于高速度增长。因此我们需要在不同的话语体系、不同的平台上讨论减税降费的问题。
  第一为什么减税降费?我们需要回答进行减税降费的目标是扩需求还是降成本还是两者都要实现。以扩需求为目标时我们关注总量效应和需求侧围绕可支配收入进行减税降费可支配收入提高可以增添消费或投资终极扩大社会总需求。

  这是一套大家很熟悉的思维逻辑。但是现在增添了一个降成本的目标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降成本是一个非常要紧的前提这时进行减税降费关注的是结构和供给侧围绕产品价格进行减税降费。产品价格包括成本、税费、利润三个要素我们寄希望于通过降低税费成本来降低企业生产经营成本终极提高供给质量和效益。可以看出两种目标下的减税降费是不同的因此我们首先要回答目标是什么。

  
  第二给谁减税降费有别国特定和重点的对象?以扩需求为目标的减税降费瞄准于总量和需求侧这时减税降费不用区分特定和重点对象减税降费落实到个人或企业层面都可以是总量性的减降。但是以降成本为目标时瞄准于结构和供给侧此时只能在企业层面减税降费调整的是涉企的税费这时候就必须锁定特定和重点对象只能是结构性的减降。
  第三减降什么样的税费?以扩需求为目标时目的是增添个人可支配收入和企业可支配收入因此所减的重要是斩钉截铁性的税费。

  但是以降成本为目标时关注的是企业和涉企税费并且此时锁定减的是企业生产经营过程中的税费只能以间接税费为主在中国的现行税费制度下也就是流转性税费。
  第四拿什么支持减税降费?税费收入用来支持政府财政支付那么减税的同时是否要减少财政支付?根据平衡预算的乘数定律假设减税100亿如果同时减支100亿社会总需求将减少100亿。因此以扩需求为目的时减税降费必须以增列赤字为支持否则减税降费胡作非为达到效果。

  以降成本为目的时则不能以增列赤字作为减税降费的支持来源。同样假设减少100亿税费但增添了100亿的赤字从而增发了100亿国债。在这种情况下第一资源配置格局别国发生变化都要从民间获取100亿;第二国债要支付利息所以总成本有所增添。因此以降成本为目标时减税降费的支持只能是节用裕民削减支付。
  第五以什么途径减税降费是通过制度变革还是政策调整?大家所习惯的是逆周期调节的政策即当总需求罪该万死时以政策性的安排来减税降费当经济形势回转时减税降费政策住手回到本来的税费制度轨道上。

  例如前几年为了促进房地产销售契税减半征收为期两年。这种方式是临时性、季节性或者是权宜之计的减税。以扩需求目标的前提下可以选择对冲性的、逆向调节、政策性安排的减税降费方式。然而以降成本为目标时只能通过税费制度改革实现减税降费。这两种方式不能混为一谈。
  降成本是判断减税降费两个维度差别的标尺。在高质量发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新发展理念的体系下如果要实现实质性的减税降费只能以降成本为目标进行减税降费。

  此时资源配置格局发生变化当下和未来的成本会下降能够着眼于企业恒久持续健康发展。如果要的是形式上的减税降费则可以回到以扩需求为目标但此时源配置格局不变并且未来成本会上升不能真实彻底的让企业享受到降成本。因此两个维度的差别很大是否能够降成本是判断两个维度差别的标尺。
  在进行两个维度的选择时必须进行形式判断即当前的重要自行和自行重要方面是否发生变化。

  首先当前经济运行中出现的问题是经济结构变革过程中发生的具有一定的必然性其中有周期性因素但更要紧的是结构性和体制性因素。其次要捉住重要自行把握宏观大势保持战略定力加强战略自傲。当前经济的重要自行是结构问题自行重要方面在供给侧。虽然中美经贸摩擦对中国的经济运行产生一定的影响但是别国使我们对重要自行和自行重要方面的判断作出调整。

  一言以蔽之就是要着力办好自己的事步步为营久久为功。

  
  在政策调整方面以往总是强调在总体上保持宏观经济政策连续性和稳定性。经济形势虽然发生变化但当前还是要对宏观经济政策恒久性、稳定性保持一种清醒的预期。具体来讲第一财政政策在扩大内需和结构调整上隐晦曲折更大作用;货币政策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足。第二把补短板作为当前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要紧任务加大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的力度。

  第三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和服务实体经济更好结合起来坚定做好去杠杆工作把握好力度和节奏。第四推进改革开放继续研究出一批管用成效的宏大改革举措。
  结尾在当前的条件下我们要特为注重对表一定要在新时代话语体系下分析问题即站在高质量发展的平台上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语境下讨论不能不由自主地回到高速度增长、旧发展理念和需求管理的话语体系中思考。

  至少在今天对减税降费的方式我们有两种选择底细选择哪一种还是两者都要两者都要情况下如何区分主辅这是当前大家需要注重的。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所所长高培勇本文是作者在博智宏观论坛第三十四次月度例会上的演讲。

  )